• 奶奶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曹素卿,读起来很有味道。我看过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黑白的但却很有韵味。奶奶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丽的女子呢,爸爸无不自豪地说。奶奶曾经是一个电影院的放映员,那个时候的电影是用胶片放映的,奶奶会用废弃的胶片叠各种各样的玩...

  • 从教那年,我刚满十八岁,我的学生 一群质朴、聪明、懂事的乡村小学四年级学生。每当栀子花开的季节,无数次的听这首歌,爱情歌 栀子花开呀开,是淡淡的清香纯纯的爱,二十多年前大盆大盆属于我的栀子花,与爱情无关。二十年后,没想到我又重回小学 城区...

  • 陌生的送花人在窗外若隐若现,像这座城市边缘黄昏时微暗的灯光。陌生人敲开邻居的门,送上一束鲜花和一张贺卡。花曾经与生活中的某些重要的事情紧密相连,而陌生的送花人注定要在城市的街道上消失,与另一些人擦肩而过。因为送花的陌生人,今天这个日子显得...

  • 爱你们

    152℃

    这是岭南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星源社会实践队在湛江市后坡村后坡小学进行三下乡社会实践的第九天。中午时分,太平镇一派祥和的样子,卖水果的的商贩支起了帐篷,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吃着水果。匆匆买完文艺汇演要布置场地的小彩灯后便赶回后坡小学。 几个孩子在大树底下...

  • 我的少年时代是在抗日战争的阴云下度过的。我的老家是山西省平陆县杜村,现在与马村合在一起叫杜马村。1938年,日本鬼子占领了我的家乡,我已经6岁,到了能够记事的年龄。当时,我父亲在运城市邮政局当邮递员,家中有爷爷、奶奶和几个叔叔,母亲带着我...

  • 夜读《在喧嚣的世界,安静地爱》,一帘春欲暮,茶烟细杨落花风。生于青山,长于幽谷,结庐林间。一盏氤氲醇美的清茶,带着采茶姑娘纤纤十指的幽香,褪去往昔的浮尘,饮尽山灵水秀,自然也就意蕴出人间的万种风情。 沉浸在夜色的倦怠中,裹着唇齿的余香,不由得心鹜八极...

  • 两座城

    539℃

    我们是这个以空间扩展的城市的主人,这话大概不错;殊不知,它还是个沿着历史走来的城市,这往往被我们忽略。透过汽车的挡风玻璃,我在感觉这座小城的街道以 今天 的方式急匆匆流动着,一条主街道就显示了它的繁华。车流从每天天一擦亮就开始了,接着就是...

  • 半杯浊酒,一盏古灯,一座小楼,百花纷飞,风悄悄地来,雨浅浅的至。倚在岁月的寂深处,流水戏逐着落花,时光婆娑着红颜,那这风中的花雨楼,这些被光阴浸染的情怀,曾经抑或是久别重逢,终是被停留在了记忆深处,还是时不时又一次次温温的独坐在了眸光温柔的一角,且...

  • 沉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树痂”,是树体外表经受创伤愈合后形成的部位。这些部位因树枝断落或外来重创而形成伤口,伤口因树体激发芳香,树脂外溢而愈合,再经过风霜雨雪的洗礼,就形成了浑然天成的形态。这样的部位,凝结了精华,坚如盔甲,沉香暗结。 当时光的...

  • 曾几何时,我对中国民歌有一种排斥情绪。这主要同我的小资情趣有关,因为民歌大多是咏叹爱情的,而在我看来中国民歌里的爱情带着土腥味,它们似乎只属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年轻人。我倾向于西洋的经典爱情歌曲,以及国内的部分流行音乐。但是在我有了一些情...

总:170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