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的婆婆,何聪的妈站在大门口,手里的是我的行李箱。她将我的行李箱从台阶上推下去,差点砸到我。“你还有脸回来!我们何家的脸...

  • 我不算笨,而且有急智,越到情急的时候脑子转的就越快。我看着那人的脸:“是那个让我怀孕的人让我住在这里的?”那人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这时大门打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大...

  • 当他靠近我的时候,一股很特殊的淡淡烟草味道钻进了我的鼻子。隐隐的,我总觉得我在哪里闻过这个味道。他没跟我握手,而是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看了看我脖子上挂的胸牌:“你...

  • 桑旗如果直接跟总社的领导投诉的话,的确不是总编能够罩得住的。他平时待我不错,我也不能害他。我反过来安慰他:“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对给人家抓住了小辫子,也害的你被领导批...

  • 又是一年团圆日,一位白衣女子独坐在十里长堤之边,她怀抱着她娘亲留给她的那把香木琵琶,她的名字叫素心。皓月当空如玉盘,皎洁的月光洒在湖面上荡出了淡淡的波纹,素心试着回想娘亲曾经最爱弹的那首《秦淮景》。睹物思人,月是无情人有情。当素心低头凝思之...

  • 下了一天的雨,傍晚时分停了,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探出来,把最后一丝光芒洒向了湿漉漉的大地,宛如一位母亲出门前投向孩子的那不舍的一瞥,慈爱,深情。密密实实铺满天空的云也像变戏法似的变换着,稀薄着,萎缩着,渐渐显现出天空原有的那一片湛蓝。待到太阳...

  • 徐志摩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到底怎样才能不纠结呢?我觉得朋友不必太多,知己一个就好;家里不必奢华,温馨就行;未必富贵,健康最好;未必有才,平安才叫幸福。不要说你很平庸,也很弱小,就像路边的一株小草。人生就像走着一条路,有山路弯弯,...

  •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远行参禅的云游僧走到了一个荒僻的村落中,漆黑的街道上,村民们络绎不绝地默默前行。云游僧转过一条巷道,看见有一团昏黄的灯光从巷道的深处静静地照过来,身旁的一位村民说:“瞎子过来了。”“瞎子?”云游僧愣了,他问身旁的一位村民,...

  • 流星千番过,总在消失中,如果讲我自己,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有人喜欢我,有人不喜欢我,有人在乎我,有人不在乎我,就像一颗飘零的蒲公英,没有确切的落定。我不觉得累,就像那句歌词:“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当我老去的那一天,也许会像流星那样瞬间...

  • 暖气吹着我的发丝,却吹不走窗外的落雪。发丝飞舞着遮挡了视线,我无数次撩起,想看清窗外纷纷扬扬落雪的样子。猜想她一定是嫦娥舞袖间不经意扬起的桂香凝脂坠入凡尘,绽放晶莹花瓣,洗却了凡尘的斑斓,一袭纯净玉洁,灿若仙子的静幽,动如思念的缠绵。走出屋...

总:300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